当前位置:主页 > 雷锋报信封彩图 >

第十二届武则天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精选

来源:未知   作者:admin   日期:2019-09-06 08:29

  中华传统文化儒佛道三大体系形成了不同的审美范式,儒家追求“中和之美”,佛家感悟“空灵之美”,道家践行“自然之美”。武则天生当大唐盛世,深受儒佛道三家思想的影响,但在政治文化上

  中和之美是处于优美与壮美两极之间刚柔相济的综合美。其意蕴刚柔兼备,情感力度适中,杂多或对立的审美因素和谐统一,具有含蓄、典雅、静穆等特性。中和之美属于与“崇高”相对应的审美范畴。突出了审美过程中主体与客体、人与自然、感性与理性及各种形式美因素的协调统一,给人以愉悦、轻松的审美快感。儒家追求“中和之美”。阳刚与阴柔相结合的“中和之美”,是中国古典艺术的理想境界。《中庸》认为: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;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,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”朱熹《四书章句集注》注曰:“喜、怒、哀、乐,情也。其未发,则性也”。情感抒发是人的本性的正常流露,但又必须“中节”,受到一定节制,符合理性规范。这就是说,中和之情不能过分剧烈,不能愤激狂放。儒家“中和之美”的艺术理论在大唐文明中得到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展。

  唐太宗李世民时期奠定了大唐文学艺术的“中和之美”理论基础。杜佑在《通典·乐》中说:“大唐太宗文皇帝留心雅正,励精文教。贞观之初,合考隋氏所传南北之乐,梁、陈尽吴、楚之声,周、齐皆胡虏之音。乃命太常卿祖孝孙正宫调,起居郎吕才习音韵,协律郎张文收考律吕,平其散滥,为之折衷。”“周享神诸乐,多以‘夏’为名,宋以“永’为名,梁以‘雅’为名,后周亦以‘夏’为名,隋氏因之。今国家以‘和’为名。”“祖孝孙始为旋宫之法,造十二和乐,合四十八曲,八十四调。至开元中,又造三和乐,共十五和乐,其曰《元和》《顺和》《永和》《肃和》《雍和》《寿和》《太和》《舒和》《休和》《昭和》《祴和》《正和》《承和》《丰和》《宣和》。”唐太宗李世民时期奠定了大唐文学艺术的“中和之美”理论基础。《通典·乐》:“至武德九年正月,始命太常少卿祖孝孙考正雅乐,至贞观二年六月乐成,奏之。”“初,孝孙以梁、陈旧乐,杂用吴、楚之音;周、齐旧乐,多涉胡戎之伎。于是斟酌南北,考以古音,而作大唐雅乐。以十二律各顺其月,旋相为宫。按礼记云:‘大乐与天地同和’。‘治世之音,安以乐,其政和’。故制十二和之乐,合三十二曲,八十有四调。“凡祭天神奏《元和》之乐,地祇奏《顺和》,宗庙奏《永和》,天地、宗庙登歌俱奏《肃和》,皇帝临轩奏《太和》,王公出入奏《舒和》,皇帝食举及饮酒奏《休和》,皇帝受朝奏《正和》,皇太子轩悬出入奏《承和》,元日、冬至皇帝礼会登歌奏《昭和》,郊庙俎入奏《雍和》,皇帝祭飨酌酒、读祝文及饮福酒、受胙奏寿和,五郊迎气各以月律而奏其音。”包括武则天在内的唐代帝王大都倡导文学艺术四中和之美。乾元元年三月,唐肃宗以太常旧钟磬,自隋以来,所传五声,或有差错,谓太常少卿于休烈曰:“古者圣人作乐,以应天地之和,以合阴阳之序。和则人不夭札,物不疵疠。”正是由于最高统治者的倡导,大唐文明约“中和之美”大放异彩。

  唐代武则天时代的文学家陈子昂和书法家孙过庭,都以“中和之美”作为文学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。陈子昂和孙过庭站在诗与书历史的交点同论“风骨”,同声相契,莫逆于心;诗之“吟咏情性”,书之“达其情形”,皆是抒情写意的艺术;诗与书皆有意境之美,造化自然,心契神冥,情景相融,不可言说。陈子昂在《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》中说:“汉、魏风骨,晋、宋莫传,然而文献有可征者。仆尝暇时观齐、梁间诗,彩丽竞繁,而兴寄都绝,每以永叹。思古人,常恐逶迤颓靡,风雅不作,以耿耿也。一昨于解三处,见明公《咏孤桐篇》,骨气端翔,音情顿挫,光英朗练,有金石声。遂用洗心饰视,发挥幽郁。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,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。”在文学艺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方面,陈子昂的“风骨”理论,将“骨气”与“音情”相结合,反对齐、梁以来华而不实的宫体诗,为唐诗发展找到了一条追求“中和之美”的康庄大道,从而使陈子昂成为唐诗发展的旗手,得到唐人普遍赞誉。杜甫说:“千古立忠义,感遇有遗篇。”白居易《初授拾遗》曰:“杜甫陈子昂,才名括天地。”韩愈《荐士》云:“国朝盛文章,子昂始高蹈。”萧颖士说:“近日陈拾遗子昂文体最正。”梁肃《补阙李君前集序》曰:“陈子昂以风雅革浮侈。”卢藏用在《右拾遗陈子昂文集序》中称陈子昂“卓立千古,横制颓波,天下翕然质文一变。”,是继“初唐四杰”后反对齐梁及唐初绮艳柔靡之宫廷诗风的旗手。宋代学者也高度肯定宋刘克庄《后村诗话》:“唐初王、杨、沈、宋擅名,然不脱齐梁之体,独陈拾遗首倡高雅冲淡之音,一扫六代之纤弱,趋于黄初、建安矣。”陈子昂文学理论奠定了大唐文坛“中和之美”的基础。陈子昂不仅与书法家孙过庭有相同的的艺术主张,而且二人关系密切。孙过庭高举王羲之的大旗,主张“质以代兴,妍因俗易”“驰骛沿革物理常然”,鼓吹书法发展。他在《书谱》用“违而不犯,和而不同”八个字,更是简要浓缩地反映出中和之美的精神实质,他强调:“思虑通审,志气和平,不激不厉,而风规自远”,指的就是在艺术创作过程中要保持心境的平和,不急不躁,情绪静稳。《书谱》完成于垂拱三年(公元687年),证明在武则天执政时期,文学艺术界追求“中和之美”已成为时代潮流,由于孙、陈二人意趣相同,陈子昂的《率府录事孙君墓志铭》《祭孙录事文》,是现存当时人写的有关孙过庭生平的文献。盛唐时期的文人大多同时涉足多个艺术领域,表现在诗人和书法家身上,就是诗人兼善书法,书法家兼善作诗,诗人们与当时著名的书法家交游往来,题诗酬赠。正如李泽厚在《美的历程》中所说:“在中国所有艺术门类中,诗歌和书法最为源远流长,历时悠久。书法和诗歌同在唐代达到了无可比拟的高峰,既是这个时期最普及的艺术,又是这个时期最成熟的艺术。”因此,陈子昂与孙过庭对“中和之美”的追求,则反映了武则天时期文学艺术审美的时代潮流。

  武则天不但是一位杰出的女皇帝、女政治家,而且还是一位才华卓越的文学家、诗人。《旧唐书·则天皇后本纪》说武则天“素多智计,兼涉文史”。武则天不仅仅有着精湛的文学与文化修养,而且重视文学发展与文化建设,“太后尝召文学之士周思茂、范履冰、卫敬业,令撰《玄览》及《古今内范》各百卷,《青宫纪要》《少阳政范》各三十卷,《维城典训》《凤楼新诫》《孝子列女传》各二十卷,《内轨要略》《乐书要录》各十卷,《百僚新诫》《兆人本业》各五卷,《臣范》两卷,《垂拱格》四卷,并文集一百二十卷,藏于秘阁。”由于武则天本人热爱文化,吟诗作赋,据《书·艺文志》记载:武则天生前创作有文学作品集《垂拱集》100卷、《金轮集》6卷,欧阳修.书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7.可惜这些文学作品大多遗失没有留传下来。但《全唐诗》却收录有她创作的诗歌47首,《全唐文》亦收录有她的部分文章。据学者研究,现存女皇诗歌共有59首,大部分已收录于《全唐诗》和《全唐诗外编》中,一部分散见于民间(主要是河南登封和偃师)碑刻和摩崖石刻上,个别的则存于地方志书中。女皇的现59首诗歌,多为五言古诗,兼有三言、四言、六言、七言、八言诗,可谓体裁多样。以内容而言,她的诗歌分成三部分:一是“颂”诗,二是山水诗,三是爱情诗。仅《全唐诗》收录的武则天47首诗歌中,以服务政治为目的的颂诗多达40首,多为祭神告庙的歌词,大约占其现存诗作的三分之二以上,集中体现了武则天诗歌创作的“中和之美”。在颂诗《拜洛乐章》中,篇篇突出“和”的主题:昭和、致和、咸和、仁和、九和、咸和、敬和、齐和、归和等等,用华丽整齐、铿锵凝练的诗句,张扬天地阴阳之和谐,自然万象之和谐,国家社会之和谐,上下官民之和谐,边境安定之和谐。和谐意识之强,言辞之切,曲调之高,历代罕见。而与和谐理念相辅助的是其民本思想。可以说,民本思想是武则天的基本治国方略。其余诗篇有写男女相思之情的,有褒奖臣下的,有游宴山水名胜的,有咏物述怀的等等,其中不乏佳作。

  现存武则天诗歌的主体——“颂”诗,由“唐享昊天乐”、“唐明堂乐章”、“唐大飨拜洛乐章”、“唐武氏享先庙乐章”四个颂乐组成,其内容多为祭神告庙的歌词,以政治宣传为目的,约作于其御极称帝前后。例如在其称帝之前,垂拱四年(688)所作的《唐大享拜洛乐章》,以及后来所作的《唐享昊天乐》以及《唐明堂乐章》等。这些诗歌全方位、多角度的反映了儒家“中和”思想对武则天政治思想和文学艺术创作思路的影响,体现了武则天对儒家“中和之美”的追求和诗歌创作实践,是研究武则天文艺思想的难得资料,是全面评价武则天诗歌艺术成就的重要依据。

  第一,以至诚之心,昭告上天,祈求天帝护佑,达到天人之和谐。武则天所作颂诗中,“唐享昊天乐”共计十二首,以至诚的心态,开阔的视野,优美的诗句,悦耳的音乐,丰盛的祭品,庄重的礼仪,纯美的德仁,祈求天人和谐,国泰民安。《书》卷十三《志·礼乐三》:“古者祭天于圆丘,在国之南,祭地于泽中之方丘,在国之北,所以顺阴阳,因高下,而事天地以其类也。其方位既别,而其燎坛、瘗坎、乐舞变数亦皆不同,而后世有合祭之文。则天天册万岁元年,其享南郊,始合祭天地。”首先,以仁德与天地沟通。自西周以来的“敬德保民”思想,对武则天仍然有深刻的影响,《唐享昊天乐·第一》:“德迈娥台敞,仁高似幄披。”这里的“德迈”与“仁高”,就是最高统治者借“昊天”之力占领道德制高点。只有这样,才能日、月普照,阴、阳和谐。即“扪天遂启极,梦日乃升曦。”“太阴凝至化,真耀蕴轩仪。”其次,以至诚向天地致敬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二》:“瞻紫极,望玄穹。”虽然天地遥远,但只有“翘至恳,罄深衷”,才能达到“听虽远,诚必通。垂厚泽,降云宫”的目的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三》:“乾仪混成冲邃,天道下济高明。”要得到上天的护佑,必须通过“圜坛”祭天,以“虔情”、“衷恳”向上苍报告,即“圜坛敢申昭报,方璧冀殿虔情。丹襟式敷衷恳,玄鉴庶察微诚。”《唐享昊天乐·第四》:“巍巍睿业广,赫赫圣基隆。菲德承先顾,祯符萃眇躬。”做了皇帝后的武则天,并未放松对上天的忠诚,“铭开武岩侧,图荐洛川中。微诚讵幽感,景命忽昭融。有怀惭紫极,无以谢玄穹。”通过山、水昭告天地,表达“微诚”,祈求护佑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五》:“朝坛雾卷,曙岭烟沉。爰设筐币,式表诚心。筵辉丽璧,乐畅和音。仰惟灵鉴,俯察翘襟。”这首颂歌描写了“圜坛”祭天时天气、音乐和宝币、玉壁等祭品,以此来“表诚心”,达到“畅和音”的目的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六》:“昭昭上帝,穆穆下临。礼崇备物,乐奏锵金。兰羞委荐,桂醑盈斟。”这首颂歌描写了祭天时的金石音乐与“兰羞”、“桂醑”等美酒佳肴。以此来表达“敢希明德,幸罄庄心”的心情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七》:通过“尊浮九酝,礼备三周”的仪式,达到“陈诚菲奠,契福神猷”的目的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八》:“奠璧郊坛昭大礼,锵金拊石表虔诚。”用祭天大礼和金石音乐来表达对天帝的“虔诚”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九》:“荷恩承顾托,执契恭临抚。庙略静边荒,天兵曜神武。有截资先化,无为遵旧矩。祯符降昊穹,大业光寰宇。”这首颂歌表达了在上天“顾托”、“临抚”之下,边疆安宁、内政清平,因而武则天格外自信。《唐享昊天乐·第十》:“肃肃祀典,邕邕礼秩。三献已周,九成斯毕。”典礼庄严,礼仪隆重,极为真诚,“爰撤其俎,载迁其实。或升或降,惟诚惟质。”《唐享昊天乐·第十一》:“礼终肆类,乐阕九成。仰惟明德,敢荐非馨。”在典雅的音乐中结束祭礼,希望上天能够降福“顾惭菲奠,久驰云輧。瞻荷灵泽,悚恋兼盈。”《唐享昊天乐·第十二》:“式乾路,辟天扉。回日驭,动云衣。”仿佛与上天相通,踏上天宫之路,“登金阙,入紫微。望仙驾,仰恩徽。”进入天宫,受到的眷顾,享受天人合的恩惠。十二首《享昊天乐》,虽然内容单调,毫无生活气息,但祈求天人和谐的祭天的文化价值却是无可替代的,对“圜坛”祭天仪式、祭祀典礼、祭品、音乐等方面的描写也是极为真切的,尤其是愿以德仁、“虔诚”感动上天,祈求天人合一的心路历程值得重视。1982年在河南嵩山发现的“武则天金简”:“大周国主武照好乐真道长生神仙,谨诣中岳嵩高山门,投金简一通,迄三官九府除武罪名,太发庚子七月甲申朔七日甲寅小使臣胡超稽首再拜谨奏。”就是武则天祭天的实物证据。

  第二,以恭敬之仪,祭拜洛水,祈求洛神护佑,达到阴阳和谐。河、洛为天下之中,是华夏文明的源点地带。《易·系辞上》中说:“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。”赋予了洛水神秘的面纱,西周以后的帝王文士都把这条河流当作神圣的象征。武则天为了称帝定都洛阳,洛水又有了“圣母临人,永昌帝业”,拜洛受图、君临天下的特殊时期的政治功能。据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公元688年,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请人在一块白玉上凿刻“圣母临人,永昌帝业”的字样,然后让他人献给武后,说是在洛水中获取的,武后就称该石为“宝图”,还特别下诏要拜洛受图以告之天地,并命人在宝图所出的地方建造拜洛坛,拜洛坛的具体位置大概设在神都洛阳东城以东的景行坊内。武后自己加尊为“圣母神皇”,作神皇三玺,大赦天下,后来又把宝图改名为天授圣图,把洛水命名为永昌洛水,封洛神为显圣侯。等到688年12月,武后在皇帝和皇太子的陪同下,在洛水边举行拜洛受图仪式,武则天还特意创作了《大享拜洛乐章》歌词,从“昭和”到“归和”共有十三章之多,描写了祭祀洛水的神圣典礼。《全唐诗》卷十二《武后大享拜洛乐章》:“《唐书·乐志》曰:则天皇后永昌元年,大享拜洛乐:设礼用《昭和》,次《致和》,次《咸和》,乘舆初行用《九和》,次拜洛、受图用《显和》,登歌用《昭和》,迎俎用《敬和》,酌献用《钦和》,送文舞出、迎武舞入用《齐和》,武舞用《德和》,撤俎用《禋和》,辞神用《通和》,送神用《归和》。按《乐志》又有《归和》一章,亦送神词也。”《唐大飨拜洛乐章·昭和》:“九玄眷命,三圣基隆。奉承先旨,明台毕功。宗祀展敬,冀表深衷。永昌帝业,式播淳风。”追溯历史,说明洛河是天人合一的圣地,祭祀河神,永保帝业昌隆。《致和》:“神功不测兮运阴阳,包藏万宇兮孕八荒。天符既出兮帝业昌,愿临明祀兮降祯祥。”说明洛水神通广大,愿保爷帝业昌盛。《咸和》:“坎泽祠容备举,坤坛祭典爰申。灵眷遥行秘躅,嘉贶荐委殊珍。肃礼恭禋载展,翘襟邈志逾殷。”描写了祭典场面的肃穆社庄严。《九和》:“祗荷坤德,钦若乾灵。惭惕罔置,兴居匪宁。恭崇礼则,肃奉仪形。惟凭展敬,敢荐非馨。”将地之“坤德”与天之“乾灵”结合在洛水之上,恭崇典礼。《拜洛》:“菲躬承睿顾,薄德忝坤仪。乾乾遵后命,翼翼奉先规。抚俗勤虽切,还淳化尚亏。未能弘至道,何以契明祇。”以虔敬之心祭拜洛水,希望能化俗弘道。《昭和》:“舒云致养,合大资生。德以恒固,功由永贞。升歌荐序,垂币翘诚。虹开玉照,凤引金声。”在轻歌慢舞中进行祭视祀典礼。《齐和》:“沈潜演贶分三极,广大凝祯总万方。既荐羽旌文化启,还呈干鏚武威扬。”整齐四万方,昭告天地,宣武播文。《德和》:“夕惕同龙契,晨兢当凤扆。崇儒习旧规,偃伯循先旨。绝壤飞冠盖,遐区丽山水。幸承三圣馀,忻属千年始。”继承西周文、武、周公之道,崇尚儒家中和之美,确保大周千年永固。《禋和》:“百礼崇容,千官肃事。灵降无兆,神凝有粹。奠享咸周,威仪毕备。奏夏登列,歌雍彻肆。”文武百官,参加祭典,礼仪庄重,场面宏大。《通和》:“皇皇灵眷,穆穆神心。暂动凝质,还归积阴。功玄枢纽,理寂高深。衔恩佩德,耸志翘襟。”洛水之灵,护佑大周,恩德不忘,真诚祭奠。最后的两首《归和》,也希望洛神能“永宁中宇兮安下都”,“腾绛霄兮垂景祐”,确保大周朝国泰民安。

  第三,建明堂之宫,以象北辰,法紫微以居中,祈求国家社会之和谐。明堂”天人和谐的建筑,“天子造明堂,所以通神灵,感天地,正四时,出教化,崇有德,重有道,显有能,创富高手联盟心水论坛。褒有行者也”。明堂为周公在洛邑始建,明堂的主要意义在于借神权以布政,宣扬君权神授。武则天继承高宗遗愿,同时也视明堂为自己得天命的标志和王朝国运的象征,因此对造明堂之事极为重视。《旧唐书·武后本纪》记载“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,方三百尺。凡三层,下层法四时,各随方色,中层法十二辰,上为圆盖,九龙捧之。上层法二十四气,亦为圆盖,以木为瓦,夹纻漆之,上施铁凤,高一丈,饰以黄金。中有巨木十围,上下通贯,栭、栌、橕,借以为本。下施铁渠,为辟雍之像,号曰万象神宫”。明堂是武周时期的宫城正殿,按礼制明堂应建在郭城之南三里之外,七里之内。武则天标新立异,自我作主将明堂建在了宫城中心,追求天人合一的“中和之美”,上为严配之所,下为布政之居。明堂建成后武皇于此宴赐君臣,赦天下,纵民入观。亲自作了《唐明堂乐章》十一首,宣传人文之盛,国泰民安。《外办将出》:“总章陈昔典,衢室礼惟神。宏规则天地,神用叶陶钧。负扆三春旦,充庭万宇宾。顾己诚虚薄,空惭驭兆人。”宏大的明堂,以祀神为主。《皇帝行》:“仰膺历数,俯顺讴歌。远安迩肃,俗阜时和。化光玉镜,讼息金科。方兴典礼,永戢干戈。”君临天下,仰受天命,以域内安定,“俗阜时和”为目标。《皇嗣出入升降》:“至人光俗,大孝通神。谦以表性,恭惟立身。洪规载启,茂典方陈。誉隆三善,祥开万春。”谦恭立身,才能大孝通神。《迎送王公》:“千官肃事,万国朝宗。载延百辟,爰集三宫。君臣德合,鱼水斯同。睿图方水,周历长隆。”君臣和谐,才能万国朝宗,享国日久。《登歌》:“礼崇宗祀,志表严禋。笙镛合奏,文物惟新。敬遵茂典,敢择良辰。絜诚斯著,奠谒方申。”祀神场面隆重,心情虔诚。《配饗》:“笙镛间玉宇,文物昭清辉。晬影临芳奠,休光下太微。孝思期有感,明絜庶无违。”祭神的文物新美,期昐感动天神。《宫音》:“履艮包群望,居中冠百灵。万方资广运,庶品荷财成。神功谅匪测,盛德实难名。藻奠申诚敬,恭祀表惟馨。”明堂居神都中央,护佑四面八方。《角音》中强调“陈诚实。”《徵音》中“式表虔襟”、《商音》中“展翘诚”。《羽音》强调“飨祭”的厚重。这一切,都希望通过天人和谐,进一步达到国家社会的和谐。《唐武氏享先庙乐章》也追求的是“奉国忠诚每竭,承家至孝纯深”的家国和谐,因此,武则天在“明堂”祭神,在家庙中祭祖的诗章,都以天人和谐与家国和谐为最高目标。

  总之,十二首《唐享昊天乐》,十三章《大享拜洛乐章》,十一首《唐明堂乐章》,《唐武氏享先庙乐章》,合计37首,占《全唐诗》所载武则天所作47首诗的78%以上,若再加上《从驾幸少林寺》《腊日宣诏幸上苑》《制袍字赐狄仁杰》三首,就有40首与政治有关的诗,虽然艺术性稍差,但追求天人万物与国家社会和谐发展的主题思想则是极为突出的,是值得称道的。

  武则天君临天下,承前启后,治宏“贞观”,政启“开元”,以女皇之身份,调和阴阳,兼容并包,践行“中和之美”,推动大唐文明走进了海纳百川,协和万邦的新时代。

  武则天不仅竭力争取“舒云致养,合大资生”的万物和谐,“至人光俗,大孝通神”的天人和谐,“皇皇灵眷,穆穆神心”的人神和谐,而且积极争取“君臣德合,鱼水斯同”的政治和谐,“远安迩肃,俗阜时和”的社会和谐,“千官肃事,万国朝宗”的内外和谐,形成了开放包容的文化环境和偃武修文的人才环境,为玄宗开元年间中华文明的全盛时期的到来奠定了基础。礼部员外郎沈既济曰:初,国家自显庆以来,高宗圣躬多不康,而武太后任事,参决大政,与天子并。太后颇涉文史,好彫虫之艺,永隆中始以文章选士。及永淳之后,太后君临天下二十余年,当时公卿百辟无不以文章达,因循遐久,浸以成风。以至于开元、天宝之中,上承高祖、太宗之遗烈,下继四圣治平之化,贤人在朝,良将在边,家给户足,人无苦窳,四夷来同,海内晏然。虽有宏猷上略无所措,奇谋雄武无所奋。百余年閒,生育长养,不知金鼓之声,爟燧之光,以至于老。故太平君子唯门调户选,徵文射策,以取禄位,此行己立身之美者也。父教其子,兄教其弟,无所易业,大者登台阁,小者仕郡县,资身奉家,各得其足,五尺童子,耻不言文墨焉。是以进士为士林华选,四方观听,希其风采,每岁得第之人,不浃辰而周闻天下。故忠贤隽彦韫才毓行者,咸出於是,而桀奸无良者或有焉。故是非相陵,毁称相腾,或扇结钩党,私为盟歃,以取科第,而声名动天下;或钩摭隐匿,嘲为篇咏,以列於道路,迭相谈訾,无所不至焉。沈既济的陈述,全面客观地反明了“四夷来同,海内晏然”、“五尺童子,耻不言文墨”的人文盛况,这正是武则天在文化艺术政策及创作实践上追求“中和之美”的必然结果。

  文章来自第十二届武则天国际学术研讨会之论文集,皆属原创,如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。图片皆来自网络。

  交流河洛文化,传承隋唐历史。欢迎您关注洛阳市隋唐史学会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• 上一篇:2019新疆公选遴选策论文:释放想象力 时代最强音 ——科学、艺术
  • 下一篇:论文学语言在电子文化语境中的变异
  •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支付 | 友情链接 |

    http://www.repalva.com香港雷锋报彩图,雷锋内慕玄机图,雷锋六肖会员报,雷锋报信封彩图,4887雷锋报,雷锋论坛77333,彩霸王5347雷锋香港雷锋报彩图,雷锋内慕玄机图,雷锋六肖会员报,雷锋报信封彩图,4887雷锋报

    平特藏宝图荐| 高手论坛| 开奖记录| 神算子高手网| 港京印刷图源| 特平藏宝图| 31123满地红| 一肖中特| 旺角论坛| 点特玄机| 平特藏宝图荐| 开奖记录| 铁算盘| 天将图库| 聚宝盆| 香港大赢家| 小鱼儿网站| 香港铁算盘资料| 摇钱树论坛| 财神爷|